2017年什么工作薪酬高?

2017-01-23

薪酬甚至“碾压”普通“小白领”,而城市按摩师平均薪资超17000元,居于首位。

高收入并不能带来高吸引力

据《白皮书》显示,蓝领群体的“含金量”已大幅提升,尤其诸如按摩师、月嫂、汽修工、空调安装工等有一技之长的“金蓝领”正成为市场的宠儿,甚至“万金”难求。

数据显示,蓝领群体平均薪资水平呈现逐年上升态势,2016年蓝领群体薪资较2015年同期增长12%;白领薪资仅上涨7%。2016城市服务业高薪榜TOP10显示,健身教练、汽修工、空调安装工等技能型蓝领纷纷位列其中,按摩师月薪最高,达17669元,在万元以上的还有健身教练、月嫂和汽修工,排在第五的空调安装工也超过8000元,秒杀普通“小白领”。

中国技能型人才紧缺,高级技术人才比例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无法满足各个行业发展的劳动力需求。因此,高级蓝领成为就业市场“香饽饽”不足为怪。应该说,一些技能性职业的高收入,对推动技能型人才的培养和社会就业观念的转变,无疑是具有积极作用的。


但应注意,眼下大学生就业形势存在着这样一种矛盾:一方面高校毕业生人数众多,另一方面许多企业又难以找到生产服务一线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公众对职业教育的偏见让职业院校沦为学生考不上本科的“退路”,这严重影响了生源选拔及人才的培养。有专家指出,中国现代企业是哑铃型的职工结构,一端是研发人员,中间是生产一线员工,另一端是销售服务人员。现阶段的中国正处于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这对那些生产一线的劳动者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幸的是,中国目前的教育结构和当下企业对人才的需求存在着一定的差距。教育结构与产业结构不对接,导致技术技能型人才上升通道狭窄。

何况就业市场的“香饽饽”并不能掩饰技能型人才的结构性问题。一方面,少数行业的金蓝领并不能反映蓝领阶层的普遍状况,技能型职业总体收入并不能让人满意。即使诸如按摩师、健身教练、月嫂等高收入职业群体,他们的劳动强度大,工作稳定性差,职业晋升机会少,社会认可程度也不高。因此,高收入并不能带来高吸引力,这样,就业市场的“香饽饽”就无法转换成人们职业选择上的“香饽饽”,市场需求方的紧俏反映的恰恰是供给侧的疲乏。另一方面,我们还应看到,这些高收入“技能型”职业都属于技能要求并不特别高的生活服务行业,高技术、高素质、具有创新能力的高端技能型人才的供给问题仍然严重缺失。

据麦可思研究最新发布的《2016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5届大学生的就业满意度只有62%(本科:63%;高职高专:61%),工作与职业期待的吻合度只有47%(本科:50%;高职高专:44%)。大学生的职业期待不符合当下就业市场的实际情况,当高校毕业生们纷纷瞄准了“高大上”的“体面”职位,致使该领域劳动力供给大于市场需求,人人都找到自己满意的职位就变得可望而不可即。而那些“嗷嗷待哺”急需专业人才的技术企业,则陷入迟迟招不到相应人才的尴尬境地。

2016年11月3日,由摩根大通支持发起、清华大学和复旦大学合作完成的《中国劳动力市场技能缺口研究》报告指出,中国劳动力供给的人才层次矛盾显著,低学历者的工作技能距离市场需求仍存在一定差距,而高学历者的技能结构存在与市场脱节的现象。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国内技能型蓝领处于紧缺状态,资料数据显示技能劳动者数量目前只占全国就业人员总量的19%左右,高技能人才则仅占5%。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马树超表示,在近年严峻的大学生就业形势下,对学生与家庭而言,尤其是城乡中低收入阶层,面临着“读高职能不能就业”的考量,他们最关心的可能是学生毕业后的就业前景,能不能找到工作,收入水平如何?

数据链接

2016年7月15日,由全国高职高专校长联席会议委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和麦可思研究院共同编制《2016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发布。报告显示:高等职业教育成为农村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重要途径。分析2011—2015届高等学校毕业生中家庭背景为“农民与农民工”所占比例,发现高职院校农家子弟的比重逐年上升,目前已经达到53%。

成为真正的“香饽饽”

事实上,职业教育问题关系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和长远竞争力提升,国民已经意识到职业教育越来越重要,但很多考生报考时还是躲着高职。现阶段的职业教育在人们的传统理念中仍处于尴尬的境地。许多人将职业教育作为考不上本科院校的“备胎”之选,也使其不免被扣上“二流教育”的帽子。

广东省人大代表、东莞经济贸易学校教研处副主任李雪薇表示,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是应齐头并进的“两架马车”,可形成两大体系,但现在大家普遍比较重视普通教育,而轻视职业教育。对于这种社会“偏见”,李雪薇建议,要通过政府政策引导,促进社会舆论对职业教育的关注,并打通职业教育的上升通道。(南方网,2016-01-30)

职业院校想要提升自身的吸引力,必然要提高人才的培养质量,更好地满足社会的需求。

●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

2014年5月,中国教育部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要求,发布了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工作的意见,倡导学徒制在中国的发展。

2015年6月,为进一步完善校企合作育人机制,创新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模式,安徽省出台了《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其中提到:要改革人才培养模式。选择适合开展现代学徒制培养的专业(工种),校企共同研制人才培养方案、开发课程和教材、设计实施教学、组织考核评价、开展教学研究等。加强专兼结合师资队伍建设。完善双导师制,建立健全双导师的选拔、培养、考核、激励制度,形成校企互聘共用的管理机制。明确双导师职责和待遇,合作企业选拔优秀高技能人才担任师傅,试点院校选拔综合素质高的教师作为指导教师。落实职业院校教师流动编制和编内聘用兼职教师财政支持政策,建立灵活的人才流动机制。完善教学管理与运行机制。试点院校与合作企业共同建立教学运行与质量监控体系,共同加强教学过程管理。试点院校根据学徒培养工学交替的特点,实行弹性学制或学分制。以上政策的提出可以说为现代学徒制在中国高校中的发展进一步明确了方向。

●完善职业教育法

2014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全面部署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提出“到2020年,形成适应发展需求、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在2月2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上,时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表示教育部已完成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起草工作,正在征求各地、部门、行业企业等意见。(《中国青年报》,2016-02-24)

根据各方面反馈意见,抓紧修改完善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进一步明确职业教育的法律地位、体系架构、基本制度、条件保障、统筹协调等关键问题,尽早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同时,尽快颁布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促进办法,推动一批深度参与职业教育的“教育型企业”发展,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推动各地落实职业院校生均拨款制度,积极吸引社会投入,健全多渠道筹资机制。推动各地依法依规核定教师编制,根据教育教学需要配备师资;健全教师招用制度等,吸引优秀人才从教。推动完善就业政策和用人机制,提升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的比较优势,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的地位和待遇。

●注重技能型人才培养

近来高校在应用型人才培养上加大了力度,但大学生专业技能教育和实践能力欠缺的问题仍较为突出,毕业生在就业上也不愿从事技能型职业。这就造成了就业困难与招不到人这一看似悖论的劳动力市场供需矛盾。从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变化来看,新一代蓝领以技术和服务为驱动,正越来越体现出专业的理念和知识特征。但除了薪资的增长,还应从行业提供的良好职业培训、更为全面的福利保障措施、更具潜力的个人发展空间等方面为技能型人才的成长创造条件,这样才能推动金蓝领时代的到来。

要扭转这种只有读大学才能获得成功的老旧观念,除了寄希望于现代学徒制将会打破传统的对职业教育的认知,还应适当借鉴国内外的宝贵经验。

目前国内的职业教育还是断头教育,三年制的高职院校不像本科院校那样提供研究生及博士阶段的学习。而国外的职业教育体系已经发展得相对完善,不同院校间课程互通和学历互认,职业院校和四年制本科院校的衔接相对紧密。以就业为目的的职业教育瓜分着其高等教育的天下,职业院校的学生不仅可以拿到学士学位,甚至还可以继续读研深造。

德国实行由国家立法支持、校企共建的“双元制”。学校负责传授与职业有关的专业知识,企业或公共事业单位等为学生开展职业技能方面的专业培训;加拿大实行“能力中心的课程开发型”实践教学模式,它围绕着从事职业工作所需要的知识、技能来设置学习课程,从而保证学生具备从事某种职业的较高实践能力,使理论与实践紧密地融合在一起。

中国正逐步发展成知识型经济体,如何有效地将大量低技术劳工转化成高增值人才是亟待进一步解决的问题,人口数量庞大且多元化让这一议题更显得具有挑战。对于高职院校来说,职业教育需要走出去,摸清社会需求,找到职业教育的发力点,要推进校企合作、产学研一体化,让职校生成为职场中的“香饽饽”。倘若通过职业教育,职校生与普通教育的学生一样,仍然不能适应社会,不能适应职场工作,这显然不是职业教育所期待的。毕竟,注重技能型人才培养才能真正提高技能型职业的劳动力素质。